yabovip02}河北农民14年收养12名弃婴曾被指给政府抹黑 2019-11-06
打 开
金融
yabovip02}河北农民14年收养12名弃婴曾被指给政府抹黑 2019-11-06

“1月4日[河南 的拚音:Henan]蘭考的[一場 的拚音:yichang]大火,[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帶走了7個孩子的生命,也引發了[公眾 的英 文:Public]對於收養製[度 的拚音: dù]的拷問。遠在河南的“袁[厲害 的英 文:Fierce]事件”所產生的[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還在持續發酵,躺在北醫三院骨科病房的河北人申敏正在為[自己 的拚音:zì jǐ]收養的孩子而焦慮■yabovip02商务合作■。從1998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家住固安縣的申敏和妻子李鳳月先後收養了12名棄嬰。最近[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民政部門連續幾天上門,勸說他把家中[最小 的拚音:zuì xiǎo]一名棄嬰[送到 的英 文:sent]福利院。

和蘭考的袁厲害相比,申敏一家[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年算是波瀾不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方方麵麵的照顧。民政部在“袁厲害事件”[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後表示,兒童救助[保護 的拚音:bǎo hù][體係 的英 文:systems]還不盡完善,將積極推動修訂完善的法律製度,鼓勵公民收養。[或許 的拚音:huò xǔ][我們 的拚音:wǒ men][無法 的英 文:to be]提供健全收養製度的“解藥”,但我們[希望 的英 文:hope]通過對[這樣 的英 文:then]一個民間收養[家庭 的英 文:family]的樣本分析,盡量找到“這些不盡完善”之處〖yabovip02融合发展〗。”

收養

從1998年開始,家住河北省固安縣的申敏與妻子李鳳月先後收養了12名棄嬰,其中有派出所民政部門送來的,也有直接被遺棄在申敏家門口的,這些孩子都有一定程度的殘疾和先天性[疾病 的拚音:jí bìng]。從2002年起,本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多次探訪申敏夫婦一家,他們收養的12名棄嬰中,有3個孩子不幸因病死亡,2個孩子被送到福利機構,現在家裏還有7個孩子。

申敏清楚地記得,1998年10月31日這一天,自己的一個決定讓全家本來舒適的生活,走上了另外一條軌道。

這天,申敏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像平時一樣,一早騎著自行車去上學,[不久 的英 文:shortly]又匆匆回到了家,“媽,村頭有個小娃娃被人扔在那”。“這麽冷,要不咱先弄家來吧,”聽到李鳳月的回答,女兒扭頭騎車就走,申敏也趕緊騎車追了出去。

“我到村頭後看見,女兒[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把孩子抱在了懷裏。”回到家中,申敏發現嬰兒渾身凍得黑紫,再仔細看,發現這個小男孩的嘴有些畸形。“有個小豁子兒,我買回奶瓶和奶粉[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喂嬰兒吃飯,結果發現因為豁嘴用不了奶瓶,隻好再用勺一口一口地喂。”

當時聽說撿了個男孩,就有人想要,[來了 的英 文:老弟]幾撥人,看到孩子有缺陷,就都[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了。“申敏當晚和李鳳月商量,這孩子誰也不給了,就自己養了。第二天申敏把撿到棄嬰的情況[告訴 的英 文:tell]了村支書,當天民政所來了人,要申敏在收養前寫個字據,保證將來不虐待孩子。申敏高興地給他們寫了保證,並給孩子起了名字叫申博學,小名貝貝,入到申家的戶口中。

一年以後申敏又收養了第二個棄嬰嘎子,“那是1999年11月11日,派出所給我打來電話,問派出所裏有個被遺棄四次的棄嬰能不能養。我到派出所一看,也是個小豁嘴。”申敏說當時自己二話沒說就答應了下來。

申敏、李鳳月的舉動讓更多的棄嬰被送到這個家庭。2002年的6月、7月和11月,白胖、騷子和可心先後[成為 的英 文:Become]申家的成員。2007年7月,申家又收養了一名先天性癲癇棄嬰小寶。就這樣,申敏先後收養了12名棄嬰,不幸的是有3名因先天疾病死亡,2名因病情特殊送到專業福利機構撫養,7名一直在申敏家中撫養。一位曾采訪過申敏的記者寫道,“在固安,申家已成為事實上的固安兒童福利院。”

“這些孩子啊,我就當自己孩子來養的,他們也最不願意提起,自己是領養的還是親生的。”申敏告訴記者,自己盡量讓孩子回避這個[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有好心人來探訪時,也盡量不在孩子麵前提起這個[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以至於自己的親生[兒子 的英 文:Son][很大 的英 文:huge][時候 的拚音:shí hou],也在懷疑自己是不是領養的。

收支

對於這樣一個收養家庭來說,錢肯定是第一位的問題。前天下午,申敏躺在北醫三院骨科病房的病床上,因為疼痛難忍不能下地,和記者聊天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裏,他吃了兩次止疼片。下周三,申敏將[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腰椎手術,但手術費還沒湊夠。申敏時常[感 的拚音:gǎn]歎,14年來自己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帶孩子看病。“現在我還欠著四萬三千元,就是借了還,還了再借。”

“貝貝前後6次手術,嘎子4次、白胖4次、可心4次、騷子3次……”在病床上,申敏掰著手指頭給記者數起來每個孩子做過幾次手術,[由於 的拚音:yóu yú]申敏收養的孩子都有先天缺陷,[如何 的拚音:rú hé]給孩子治療成為夫妻兩人的一件大事。“手裏有點錢就算計著給哪個做手術。”

申敏躺在北醫三院的病床上,李鳳月依然在家中照顧孩子。中午時分,在西屋的小東東睡醒了,申家的大女兒從外屋端來一碗粥,李鳳月抱起小東東,給他喂粥。“去,看看小寶去哪了,”李鳳月拍了下貝貝的肩膀。貝貝不上學,在家的任務是照看小寶。

最先來到申敏家的棄嬰貝貝,也是讓申敏夫婦最操心的一個,他不但有唇齶裂,還有先天性巨結腸,且存在著智商缺陷,貝貝三歲時,幾天才解一回大手,申敏趕緊[帶著 的英 文:with]孩子往北京跑,還和[護士 的英 文:白衣天使]學習了洗腸,申敏每天晚上不管多累也要給貝貝洗[一次 的英 文:Once]腸。

後來申敏攢了點錢,就又帶貝貝來到北京求醫,這次兒童醫院給貝貝的治療方案是做了巨結腸手術。北京的一位好心人趙女士在得知情況後,主動給貝貝支付了手術費。李鳳月講起兩人帶孩子去北京看病的[故事 的拚音:gù shi],“講到天黑都講不完”,費用也大多是靠自己東拚西湊和好心人的捐助。

2006年到2007年,申敏夫婦獲得了廊坊十大道德模範和感動廊坊十大人物,當時的廊坊市市委書記給申敏夫婦帶來了2萬元慰問金。縣裏也曾出資35000元為申家裝修了三間北屋。但申家的生活在更多的時候還是窘迫。

申敏在村中是鄉村醫生,有自己的小診所,種地並非申敏所擅長,“1994年才開始學著種,種的一般[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家裏吃。”申敏收養了多名棄嬰後[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壓力增大,為了增加收入,申敏在家中的地裏種上了花生。

“如果沒這些孩子,老申接診,我們也有地,日子肯定過得不錯。”李鳳月說,在這幾年間,隻有兩次拿到了治療方麵的補貼。第一次是[收到 的英 文:received][大約 的英 文:about]3000元的治療費用補貼,還有一次在2009年,家裏給貝貝做巨結腸手術,貝貝已經加入了新農合醫療保險,於是兩萬多的手術費用,一部分通過新農合報銷了,另外一部分是政府支付的。

申敏曾在2000年經濟尚可時,在家中購置了一塊地,2010年打上地基後就再也沒錢蓋了,曾經有人出價要購買這塊地,可緩解申敏家一時之急,也[可以 的英 文:can]給申敏看病,[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申敏堅決拒絕了。“現在正常人找[工作 的英 文:work]都不容易,更別說我這些孩子了,這裏可以蓋房子,等我們兩口子死了以後,賺些租金養活孩子們。”

低保

給孩子看病的費用東拚西湊,在日常生活中,對申敏夫婦來說,也不僅僅是多幾張嘴那麽簡單。現在除了最小的小東東以外,申敏家中還有6名當年收養的棄嬰,如今都已經長大且辦理了低保,現在每月可以領到308元,不過申敏坦言辦理的過程也頗費周折。“第五個孩兒是民政送來的,辦低保還用了4年時間。”

在申家,除了縣裏撥錢修建的三間北房,東西兩座廂房就一直維持了1998年剛蓋好的樣子。北屋裏麵有台新電視,一個新冰箱。“這是前一陣子兒子結婚剛置辦的,”李鳳月說,家裏的生活很簡單,也不得不很簡單。

上小學的騷子和白胖放學回家後,白胖扔了一本已經磨損的很破舊的作業本到炕上,從水缸中舀了一瓢水,抬頭就喝。騷子縮在白胖後麵,慢慢走了進來。穿了一件藍色的棉襖,背後蹭的很髒。“我們這孩子都皮實,感冒了一樣喝涼水。”李鳳月說,這幾個孩子的衣服都是小的穿大的。

2003年,固安縣民政局局長和鎮黨委書記[一起 的英 文:with]到申敏家[探望 的英 文:Visit],事後為其中的兩個孩子[解決 的英 文:settle]了低保問題。2005年,河北一家電視台到固安采訪申敏的事跡時,一位縣民政局副局長在接受采訪時說,申敏的行為給政府都造成了不好的影響。這件事讓申敏[感覺 的英 文:很爽]特別委屈。

2005年,申敏接到[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要他帶著幾個孩子到石家莊參加民政部部署的“明天[計劃 的拚音:jì huà]”康複手術。申敏在石家莊期間,壯著膽子給省民政廳打了電話,想詢問一下能不能把另外幾個孩子的低保也辦了。“後來說我給政府抹黑的那位領導帶人來到我家。一進門就對我說,打電視台一報道,我就[知道 的拚音:zhī dao]你將來得跟政府算賬。”申敏回憶,當時自己毫不示弱,“我之所以能做這些好事正是受黨[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多年,是為政府爭光,你個人怎麽能代表政府?”場麵頓時變得有些尷尬。臨走時,這位領導撂下句話,“你的事情我們得再[回去 的英 文:get back]研究研究。”結果第二天一早,申敏就接到縣裏通知,讓他過來領低保證。

獲得了廊坊十大道德模範和感動廊坊十大人物後,固安縣一度掀起了宣傳學習申敏、李鳳月的高潮,不過申家的生活也沒有發生天翻地覆的質變。

2009年[夏天 的英 文:summer],小寶因為患風疹在固安縣醫院住院。申敏想起自己最後收養的兩個孩子低保一直沒給辦,於是從縣醫院抽時間來到縣委門口,請求見主管民政的副縣長反映情況。“縣委的門衛就是不讓進,我當時怎麽求也沒用,最後一個保安隊長出來,告訴我有事情可以到對麵的信訪局裏說。”申敏在信訪局遞交材料後不到半個月,民政局就通知他來領低保證。“事情算是辦了,不過把民政局的人算是得罪苦了,咱本來是想跟領導匯報下情況,哪知道去到信訪局就算告狀了。”

“這個錢(低保)是一點點漲上來的,最開始一百五十多,後來慢慢漲到三百多,”李鳳月說,這些低保或多或少幫助改善了孩子們的生活條件。

戶口

申敏一家在第一個棄嬰貝貝到來之前,已經有了三個孩子。根據我國《收養法》規定,正規的收養途徑是向福利院提出申請,收養人至少[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年滿30周歲、無子女、有撫養教育的能力,並且不存在傳染病或精神智力障礙。從嚴格[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上講,有兒有女的申敏收養棄兒並不符合收養法,但這些孩子把戶口落到申家並沒有遇到太多障礙。

在西屋的炕上,李鳳月給小東東支了一個嬰兒車,靠著牆上的暖氣。小東東是目前家裏[唯一 的英 文:sole]沒有戶口的孩子。

“以前戶口挺好上的。”李鳳月說。“都是派出所給上的,他們還往我們這送孩子呢。”當時固安縣還沒有福利機構,鎮上至今也沒有福利機構,於是派出所把[一些 的英 文:some]無人收養的棄嬰送到了申敏家。“第二個是派出所送來的,第三個是,總共送來了四個吧,”李鳳月掰著手指頭數。

“除了最小這個,[其他 的英 文:other]孩子都登記了,也都上了戶口。”申敏也說,因為不少棄嬰都是當時派出所和民政讓自己幫忙養的,開個[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就上了戶口,也都簽了協議。

去年夏天的一個晚上,貝貝和患有癲癇的小寶還折騰著不睡,李鳳英卻聽到前麵診室有人敲門。“咚咚咚的幾聲,老申還以為是看病,就跑了出去,”李鳳英說。結果,門口台階上擺著一個被子裹著小孩,門前的馬路上,一輛車在夜色中朝西開去。

“估計都知道我們家收養孩子,就放到我們家門口來了唄。”李鳳月後來給這個孩子起名小東東,小東東患有先天性皮炎,皮膚總是有膿腫。“前一陣子,兩條腿,全都在流膿,”李鳳月說。在周轉了好多家醫院之後,小東東的病卻一直沒法根治,好一陣子壞一陣子。“最後還是老申,用中藥治好的。”

治好病,兩口子就趕快忙著給小東東上戶口。李鳳月說,前一陣子,村支書和申敏兩人一起到了鎮上派出所,想給小東東上戶口。“但好像少了材料,就沒辦成,”李鳳月說。而緊接著,申敏的腿就動不了了,給小東東辦戶口的事情也就擱置了下來。

“撿了小東東後,我就忙著給孩子治病了,把撿到孩子這個事情和村支書說了,後來去派出所上戶口發現也比以前難了,現在的所長說不符合政策。”申敏說。

“以前,村裏開封信,就辦了。”李鳳月說。

未來

蘭考的“袁厲害事件”發生後,民政部於1月6日下發相關通知,要求各地民政部門用1個月時間,組織力量對個人和民辦機構收留孤兒情況進行全國大排查,堅決消除[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隱患。申敏這些天也接到了當地民政部門的“久違”的電話,民政部門希望把還沒有戶口的小東東送到廊坊福利院。

“鎮民政局的人問我可以過去一趟嗎,我說我臥床幾個月了,走不了了,他就說好吧我過來。記不清是5日還是6日,從那天開始到我住到醫院裏來之前,鄉裏的幹部和縣民政局鎮民政所的都來過家裏,8日9日肯定來了。”申敏告訴記者,民政幹部將自己家現在收養了幾個孩子,孩子情況都[記錄 的英 文:Record]了下來。

“他們說,別人當鄉村醫生的都蓋小樓了,你還這麽困難,應該讓自己減輕下負擔,讓我把小東東送到廊坊福利院,被我當場拒絕了。”申敏說,自己1月9日住到北醫三院後,鎮民政所的又打來電話,不過聽說自己住院了,就沒說什麽,掛了。

3年前開始,申敏的腰部開始疼痛,去年5月,申敏住進了廊坊的一家醫院,因為沒有湊夠7萬元手術費,他不得不終止了這次治療。到去年下半年,申敏的腰已經疼得無法下床走動,每天[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躺在床上。

1月9日住進北醫三院的申敏經過檢查後得知,自己的病情已經加重。申敏的主治醫生骨科副主任醫師於淼說,申敏已經[出現 的英 文:There]過大小便功能障礙,醫院已經和醫療器械公司商量,按照最便宜的優惠[價格 的英 文:Prices]提供給申敏國產固定器械,不過即使如此[全部 的英 文:all]手術費用也需要6萬餘元。

“我已經在想放棄了,醫生[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一次性根治,也可以選擇先治療最重的,不過這需要的錢太多了,我現在還有4萬多外債呢。”申敏說,自己本來已經不想來醫院了,不過一位曾幫助過自己救助孤兒的好心人為自己捐助了2萬元手術費,最近一家曾幫助過自己的慈善機構也提出可以提供2萬元,但是剩下的這2萬元真是不知道怎麽辦了。

與還未湊夠的手術費相比,申敏夫婦更[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的是“袁厲害事件”之後,家中幾名孩子的[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

“我們去年夏天就知道袁厲害了。”李鳳月說,老申一直在關注著國家在這方麵的政策。她[覺得 的拚音:jué de],袁厲害收養的孩子之所以不去福利院,因為“已經有了感情”。

李鳳月不[喜歡 的拚音:xǐ huan]福利機構,她說,福利機構的孩子躺在一排兒童床裏麵,連個抱的人都沒有。“在我們家,不管條件好壞,孩子哭的時候,有人哄有人抱,”李鳳月說。“我抱不了,這幾個大點的孩子還能抱,還能哄。”以前把兩個孩子送到[那裏 的拚音:nà li]後,她就再也沒見過他們。“他們不讓看,所以現在我肯定不把其他孩子送到福利院去,”李鳳月說。

“我絕對不會再送孩子到福利院,我就是孩子的爸爸,我不[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別人能照顧好他。”申敏認為,福利院條件再好,也不如[父母 的拚音:fù mǔ]般的照顧,他這兩日也在關注民政部的表態,“報紙上也說了,家庭收養比福利院更適合孩子發展。”

本版撰文/本報記者 李濤 羅丹陽

(一個民間收養的家庭樣本)



シ.云南华宁政协首次劝9名委员辞职 シ.河北大学车祸案死者家属称遭人监视跟踪 シ.福建沈海高速车祸致9人死亡27人受伤(组图) シ.河北农民14年收养12名弃婴曾被指给政府抹黑 シ.委员张力预计广州房价今年将上涨10% シ.北京摇号购车现大量弃号 摇号基数大增难中签 シ.广西公务员考试泄题案涉案者称网友透漏真题 シ.国防部今日将回应航母及钓鱼岛纷争等问题 シ.北京警方:今年抓涉毒人员超万名 シ.2012年十大公民事件出炉 多地环保群体事件居首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科技日报
2019年08月06日

搜 索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