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vip02}调查显示9成人因灰色收入不信任官员财产公开 2019-11-02
打 开
金融
yabovip02}调查显示9成人因灰色收入不信任官员财产公开 2019-11-02

日前,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 的英 文:Once]集體學習[會議 的拚音:huì yì]上指出:“[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國家因長期積累的矛盾導致民怨載道、社會動蕩、政權垮台,其中貪汙腐敗就是一個很[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原因,大量事實[告訴 的拚音:gào su][我們 的拚音:wǒ men],腐敗[問題 的拚音:wèn tí]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2012年11月的中央紀委監察部機關全體黨員幹部大會上提出,堅決維護中央權威把反腐鬥爭引向深入。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上任伊始就向腐敗亮劍,習總書記“打鐵還需自身硬”、“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兩句話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即日起,我們開設“反腐2013”專欄,以促民族複興、謀百姓福祉的初衷,關注反腐鬥爭的點滴進展,探討法律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共同為反腐倡廉建言獻策。

官員[[財產 的英 文:fortune] 的英 文:property]公示被視為“反腐利器”,廣東、江蘇等地的試點[工作 的英 文:work]引起極大關注〖yabovip02许可证〗。但一項有5604人參與的網絡在線調查顯示,90。81%網民對官員財產公示持不信任態度,理由是“灰色收入和轉移性財產誰會公示”■yabovip02月报■。

一些官員灰色收入不可監控已[成為 的英 文:Become]百姓對官員財產公示製度的[主要 的英 文:main]擔憂。一些官員灰色收入會把還在局部試點的財產公示製度逼進死胡同嗎?

首先要明確哪些財產需要公示

官員財產公示製度在全球近100個國家和地區實行,自1987年首次在我國提出後,走過了25年的“醞釀期”,如今已在27個市縣推行過試點,[珠海 的拚音:Zhuha]市橫琴新區、[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市南沙新區、韶關市始興縣是3個“新成員”。

“官員公示的財產,[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是指‘[家庭 的拚音:jiā tíng]一切財產’。[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各種動產和不動產,有既定的存量,有動態的流量,有收入有支出。”曾參加11月30日中紀委座談會的著名反腐敗問題專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廉潔研究與[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中心 的英 文:center]主任任建明告訴[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青年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上海社會[科學 的拚音:kē xué][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研究所研究員劉熀鬆向中國青年報列舉了一張更加詳細的公示清單:公示成員至少應“涵蓋”官員本人、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公示財產的範圍,應包括但不限於房地產、公司股權、存款、現金、股[票 的英 文:ticket]、基金、期貨倉位及保證金,珠寶、名牌手表、名牌衣服、私人汽車、私人遊艇、私人[飛機 的英 文:用來打的]、黃金、白銀、名畫、高爾夫球員證、股東及一定金額以上的資產明細等。應申報或公示的收入,則既包括官員任職收入和財產性收入,也包括演講收入、課題收入、禮金收入等。

“在我國,要避免灰色財產‘漏網’,第一步就是法律必須明確規定官員的哪些財產需要公示。”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鬥表示,“‘網’的範圍越明確,留給灰色財產的空間越小。”2012年12月,胡星鬥曾聯名律師上書全國人大法工委要求製定“陽光財產法案”:任何單件價值在500元以上的物品和一切[可以 的拚音: kě yǐ][金錢 的拚音:jīn qián]估價的100元以上財產性收入,都應被列在“網”內。

在各試點地方,“什麽財產需要公示”標準不一。

[浙江 的英 文:Zhejiang]慈溪公示的範圍包括本人擁有的住房、私家車,還包括配偶的工作單位、子女工作(求學)單位以及配偶、子女出國(境)求學、在國(境)外經商辦[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情況等。湖南瀏陽除官員工資外,還要求將各類獎金、津貼、補貼及福利費、從事谘詢、講學、寫作、審稿、書畫等工作的勞動收入、婚喪喜慶等[其他 的英 文:other]收入進行說明。此外,官員個人財產情況(含配偶、未成年及共同生活[父母 的英 文:Parental]、子女名下)一欄,則要求填寫住房情況(商品房、集資房、自建房)、商鋪、寫字樓、門麵、私車情況等。在重慶江北區,擬提拔官員需要申報本人家庭成員及從業情況、房產、機動車輛、投資入股情況,配偶、子女私人在國(境)外經商辦企業和留學求學等14項內容,但其家庭成員及收入財產等情況不會公示,隻作為“組織上掌握”。

不申報的財產就是非法

但法律把“應該公開的財產”規定得再細,也不能阻止財產被變相藏匿。胡星鬥說:“官員即使公開了個人或家庭的財產,實踐中依然[可能 的英 文:would]有很多財產是以他的其他親屬甚至好友的名義藏匿下來。”任建明也認為,若官員財產公開製度在全國推行,有官員為了掩藏非法財產而把財產“易手”或“易地”,在中國這一人情社會“不會少見”。

中國青年報采訪的專家對此開出了幾個藥方。

“製度設計要保證一個官員‘有動力’如實申報財產,比如立法規定他所申報的財產就是他[自己 的英 文:his][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的合法財產,而那些沒有申報的部分就是不合法的財產。其他財產一旦被發現,就可以進行沒收和懲處。”任建明說。

“監察部門要主動‘查漏’,比如定期或隨機地在全國抽取一批官員進行常規檢查。”他說,“此外,公開官員所申報的財產至關重要。[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通過公開渠道獲得官員的財產狀況,知情者就可能提供一些該官員沒有如實申報的情況,部分被隱匿的財產就有更大幾率‘浮出水麵’。”

中央黨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林喆直言,目前的官員財產公示試點,多是“官員在紙上填完了,組織部門密封起來,就鎖到櫃子裏去了”。在不少專家眼中,“受理申報後不向社會公開”,是導致官員財產申報製度始終未能發揮較大作用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對財產變現或“借囊藏物”,專家的一致藥方是:用全民財產登記製度,把官員藏在他處的財產“捉”出來。

“在國外建立廉潔體製,[不僅 的拚音:bù jǐn]僅是官員的財產進行申報,民眾的財產也要申報,隻是不公開。”胡星鬥介紹,這是[一種 的英 文:one]必要的反腐配套措施,“如果官員的房子放在別人名下,那就要以別人的名義進行納稅,是可以查出來的。”任建明進一步提出,幫助官員隱匿財產的人,一旦查實也應受到法律處罰。“就要依法打擊、震懾這種不法行為,把口子收緊。”

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教授楊帆曾撰文指出,全民財產登記製度是一種更廣泛的監督。“如果我們也[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做,可能[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兩種情況。一是大量匿名和非法財產提前變賣,以投資方式向境外轉移。但[由於 的拚音:yóu yú]我國目前仍然實行一定的外匯管製,那些非法或者灰色財產收入[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依然留在國內。二是大量非法的或用假名登記的房地產無人登記,[這些 的英 文:These]‘無主財產’經過清查應收歸國家。這不是沒收私人財產,而是收回無主財產。目前揭發出[許多 的拚音:xǔ duō]地方幹部通過不正當手段擁有多套房產,可對此進行重新登記,如果在一定期限內放棄登記,即等於退還國家,可酌情不追究其法律責任。”

楊帆認為,這樣做等於在一定時間內給一些貪腐分子“重新選擇”的[機會 的拚音:jī hui],如果多占者本人不登記“認領”,法律也不再追究,避免引發社會的過度震蕩。

此外,胡星鬥認為,官員財產的確是一種公共信息,但不意味著其“一概不需要[保護 的拚音:bǎo hù]”。他[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對官員財產信息做“分級保護”:“普通公職人員的收入與財產信息,僅在[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申報機構範圍內公開,非經書麵請求不向普通國民披露;副科長、鄉鎮副鄉長、鎮長、鄉鎮黨委副書記以上公職人員的收入和家庭財產信息,公民可以憑本人身份[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在各廉政機關設在舉報接待場所的[電腦 的拚音:diàn nǎo]上自由查閱。”任建明也讚同這種分級監督的辦法。“級別低的官員容易受到隱私暴露的[影響 的英 文:effect],需要盡量保護其隱私。這樣做還可以節省[成本 的英 文:cost],提高效率。”

“若全國上千萬公務員都向社會公開財產,麵太寬,我們老百姓看得眼花繚亂,監督效果未必好。”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教研部主任竹立家也表示,考慮到基層的、處級以下的官員通常不掌握太多決策權,[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有選擇、有重點地推動一定級別以上官員的財產“全透明”,不失為一條現實主義的路徑。

在增量中改革

由於看到了“一下子全麵推開財產公示製的不可行”,任建明提出一個折中方案:率先在新公務員隊伍中建立財產收入公示製度,“在增量中改革”。

在試點的27個市、縣中,江蘇淮安、重慶江北區和黔江區[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在探索阻力[最小 的拚音:zuì xiǎo]的路子。它們的答案是:在“擬提拔官員”中率先推行財產公示。比如江蘇淮安規定,必須進行財產公示的官員僅包括“市委擬提拔擔任正、副縣(處)級領導職務和非領導職務的幹部;市直單位黨組(黨委)擬提拔擔任正、副科級領導職務和非領導職務的幹部;各縣(區)委等擬提拔擔任正、副鄉(科)級領導職務和非領導職務的幹部”。重慶江北區規定,該區“擬提拔擔任正科級及以上級別的”領導幹部,將填寫《幹部選拔任用廉政申報表》和《廉政申報承諾書》。重慶黔江區則將財產公示的輻射人群限定為“新提任的副處級以上幹部”。

但劉熀鬆卻認為:“要求‘新提拔幹部’率先公示其財產收入阻力依然[很大 的英 文:huge]。原因在於哪個官員認為自己不是‘新提拔幹部’的候選人呢?如果每個人都不願意,官員又到哪裏去選拔呢?有沒有一大群清廉的後備官員隊伍呢?”劉熀鬆的建議是:“暫時不動‘存量’,從新公務員[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逐步把‘存量’規範起來。”

“從現在開始,每年招考進入公務員係統的辦事員、科員,都應承諾公示財產。因為這批人手裏的錢較少,沒什麽包袱。”這應該成為一個新人“入官”的前提條件。

“很多人認為基層公務員不掌握權力,也不怎麽貪。但我[覺得 的拚音:jué de]一開始就要讓他們有這個意識:‘怕公開財產就[不要 的拚音:bù yào]當公務員。’”劉熀鬆說,通過建立這些製度,三五年後,整個公務員隊伍裏的清廉比例會上升,然後,每隔幾年,在滿一定年限的公務員中推廣一次。10年緩衝期後,[幾乎 的英 文:much][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的官員都會被納入財產公示“網”中。

“‘在增量中改革’的目的,不是為了揪出貪官——雖然它確實有這個作用,但更多是為了保證將來公務員隊伍的清廉,在於從製度上建立一個長效機製,確保將來的貪腐行為不再[發生 的拚音:fasheng],不再這麽嚴重。”他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先在新的公務員隊伍裏建立財產公示製較切實際,但老的公務員不是就沒事了。因為除了這個製度外,還有一係列的反腐手段已經在[那裏 的拚音:nà li],比如紀檢監察,比如網絡反腐,發現了一樣依法查處。既有機製照常可以發揮作用,這些並不矛盾。”劉熀鬆說。

(灰色收入是否會把財產公示逼進死胡同)



シ.颐和园推出官方手机软件 可自动解说112处景点 シ.北京春节期间公交将发车116万车次_新闻中心_新浪网 シ.调查显示9成人因灰色收入不信任官员财产公开 シ.湖南湘潭在政府跳楼企业家民间借贷超2。3亿 シ.宝兴灵关镇领发救灾物资都要按手印 シ.未来三天中国19省区将遭大到暴雨袭击 シ.江苏用电最高负荷超过08年雪灾期间 シ.舟曲山洪几分钟内冲毁数百间房屋 シ.资料图片:清华大学越野队 シ.甘肃第二例甲型流感患者出院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科技日报
2019年08月06日

搜 索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