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vip02}温大八十校庆话沧桑 2019-12-29
打 开
金融
yabovip02}温大八十校庆话沧桑 2019-12-29
yabovip02空气能    

今年5月18日是溫州[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建校80周年,她的過半歲月與我息息相關,很值得回味。

溫大是由創建於1956年的溫州師專和創建於1984年的新溫州大學(專科)聯合而成的。溫州師專,由鄉先哲黃溯初先生初創於1933年的溫州師範[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發展而來■yabovip02国际贸易■。1959年升格為本科,麵向全省招生,才改名為溫州師範學院■yabovip02国际贸易■。我正好於1959年考進師院[中文 的英 文:Chinese]係,[幾乎 的英 文:much]是與學校同步成長的。說起“成長”,[感 的英 文:sense]慨良多,正像[電影 的英 文:movie]《便衣[警察 的英 文:policeman]》主題歌所唱的“幾多風雨幾多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

五十多年前,師院的校址就是現在九山湖畔的原溫州一中所在,方圓隻有幾十畝地。[我們 的英 文:we]進校報到時,見不到一幢像樣的教學樓,當時個別杭州同學,看到這番景象,立馬背轉身“打道回府”。

在怨聲載道中,絕[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同學終於平靜下來。我們一邊安頓生活一邊投入基建勞動,一幢六層樓的教學大樓終於很快地在我們眼前豎起[來了 的英 文:老弟]。坐在舒適而明亮的教室裏上課,好不欣喜。

[這樣 的英 文:then],我們在艱苦奮鬥、自強不息中[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學習了。當時政治[運動 的拚音:yùn dòng]多,不像現在一進校就正規學習。1959年下半年,全黨全國在“大躍進”之後火上加油大搞 “反右傾拔白旗”,階級鬥爭的弦繃得很緊。師生白天上課,晚上開會學習、批鬥。我們幾個搞宣傳的同學自編快板利用晚上排節目。每當我們繞九山湖一圈把快板背得滾瓜爛熟回到學校時,眼望教學樓的燈光還亮著,發覺裏邊鬥爭的烈焰還很旺,就偷偷地又溜出校門背快板,直到熄燈了,才摸回寢室睡覺。

第二學期,學校搞開門辦學,把課堂搬到農村去,一邊勞動,一邊上課,一邊寫公社史。基地就在永強,從溫州運來格子鋪,搭在“永昌堡”的大院落裏。1959年正是大躍進後的困難時期,糧食定量,不夠吃。二十歲上下的青年小夥子,肚子餓得特別快。班上一位綽號叫“阿Q”的同學,幹脆把一天的定量當做一餐,一掃而光。不少同學效法,我也跟隨其後創紀錄,一個中餐吃了一斤幹飯外加二兩粥,撐著肚子過把癮。

折騰了幾個月,[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式的課堂教學收獲甚微,領導才決定讓我們搬回學校上課。

接著,市委宣傳部搞什麽“大翻箱底”,抽調[一些 的英 文:some]會動筆的同學,在市委宣傳部副部長董銳的帶領下,到地區各劇團改戲搞活動。有的去京劇團,有的去昆劇團。我們一行陳[愛 的英 文:love]真、陳敏軍、王鍔、蔣世格五人來到永嘉昆劇團。進團首要任務是修改《荊釵記》。昆劇,當時對於我們來說一竅不通,而演員們提起“荊”“劉”“拜”“殺”(南戲四大名劇《荊釵記》、《劉致遠白兔記》、《拜月亭》、《殺狗記》)卻口若懸河。迫於現狀,我們隻得去“啃”《六十種曲》([中國 的英 文:China]戲曲史上最早的傳奇總集),然後糊裏糊塗地把《荊釵記》大團圓結尾改作錢玉蓮投河自盡的悲劇,結果連“箱底”未翻盡,便匆匆打印成稿,交差了事。“戲改”雖然草率,但畢竟學到了好多東西,如永昆的表演程式(昆劇[大師 的拚音:dà shī]俞振飛評價“南昆、北昆不如永昆”)、唱腔以及老藝人的表演[藝術 的英 文:art]

回校[不久 的拚音:bù jiǔ],就參加秋收勞動,到婁橋割稻子去。當時大家把勞動當作改造[世界 的英 文:world]觀的[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手段來考驗[自己 的英 文:his]。下田割稻搞競賽,腰酸背痛[不停 的拚音:bù tíng]歇,站不住就跪下割,一天能割一二畝。身體羸弱又兢兢業業的胡煥光[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可喜的是,他現已進入耄耋之年,是我們退休老之中的老壽星了)埋頭苦幹,當場吐血,一位女[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幹部也累得昏倒在地;提起[這些 的拚音:zhè xie]事,至今令人心寒。

勞動歸來精疲力竭,晚上還要配合“千詩萬畫”運動寫詩(大躍進之後郭沫若、周揚編了一本《紅旗歌謠》,好多篇幅[都是 的拚音:doushi]說大話說空話,如“天上沒有玉皇,地下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趴在被子上強打精神,往往一“擠”就是一二十首。當然那些詩都是頭腦發熱時粗製濫造的口號,如“紅旗飄,鑼鼓敲,黨中央發號召,六億人民幹勁高……”

這樣的校內外環境,對學業的確沒有什麽補益,要說有什麽“收獲”,[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說磨練了人的堅韌意誌,以及“假、大、空”的思維方式。

轉眼到1961年,高教部下達一個“整頓、鞏固、充實、提高”的文件,一些[家庭 的英 文:family]出身不好、社會關係複雜以及學習成績跟不上的同學遭到淘汰。這些同學回家後,無計謀生,艱難困苦。一位姓謝的同學,後來在九山花鳥市場設攤賣花,同學看到他的眼神實在是黯然無光,蘊含難言之隱。

而後的兩年中,同學們才有[機會 的拚音:jī hui]發奮讀書,惡補功課,追回荒費了的時光,終於[畢業 的拚音:bì yè],有的參加“社教”,有的直接分配到中學教書。1964年學校撤銷,在讀的學生並到浙師大,部分老師分配到杭大、杭州英語學校、農大,剩下的老師組建了地區函授站。

1974年,我重新回到母校,那時已改名為溫州師專,校址就在竇婦橋,即解放前的增爵小學和溫州師範的舊址,校舍條件比原來溫州師院還差。當時正值“批林批孔”熱潮,工宣隊進駐學校,三天學習四天批判,鬧得沸沸揚揚。一位好色的工宣隊長乘著天黑,摸進女同學的寢室,大出其醜,掀起軒然大波,最後隻得夾著尾巴溜走。

直到粉碎四人幫,十年文革的動蕩總算平靜下來。學校一邊請[中山 的拚音:Zhongshan]大學元曲權威王季思教授講關漢卿的《竇娥冤》、王實甫的《西廂記》,一邊請華東師大的蘇淵雷教授講古典詩詞。另外,我還首批被派往北師大中文係進修。1978年初,北京文教界[可以 的英 文:can]說是文藝複興的春天,氣氛非常活躍。北師大中文係全麵開課,令我饑不擇食地既聽現代文學史又聽文學理論課、寫作課並且擠進當代文學學術討論會籌備會,聽取文藝界領導陳荒煤、馮牧的報告,戲劇界元老張庚、著名作家蘇叔陽、王願堅和老詩人臧克家的創作談,讓我廣開眼界。

在新形勢下,學校才全麵走上正軌。學校領導還請出國學功底深厚、當年西南聯大畢業名列榜首的遊任逵老師執掌中文係,教師的[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水平頓時上了新台階,學校的學習氛圍也蔚然成風。教師除了專業進修之外,還攻外語。我們這一代人,外語是很糟糕的,初中學英語,高中學俄語,大學學了一點點俄語,後來與蘇聯吵架,全給丟了。十幾年之後考職稱又學外語,隻得“邁步從頭越”。記得當時學校辦好多外語學習班,我就參加符丕盛老師的日語學習班,拿著一本川端康成的小說,死背硬記,考試僥幸取得了好成績。

恢複高校招生製[度 的拚音: dù]後,百裏挑一的77、78級學生,一進校就摒除遊手好閑打打鬧鬧的惡習。同學們經過十來年學業的荒疏,痛定思痛急起直追,攻堅克難誓把丟失的知識補回。晚自習,圖書館裏擠滿人;熄燈了,還發現個別同學借著廁所的一絲燈光在看書。我當時擔任中文78(1)班輔導員兼教寫作課,一進課堂就發動大家寫文章,並辦了《九山湖》文藝刊物,給他們以[展示 的英 文:showed]平台。有些同學就一直堅持寫到現在,那個班出了好多寫作[人才 的英 文:牛B人物],如劇作家、新華社溫州支社社長、溫州日報副總編,出版詩歌集、散文集以及小說集的更是不計其數。

就這樣,不多久,教師的成果出來了,學校辦了《學報》,教師的學術論文得以發表,繼而專著也出版了。到1983年,經全校師生的努力,又恢複了師範學院,並在學院路征地五十多畝,[開發 的拚音:kāi fā]新校區。1987年以來重新開設了政教、中文、英語、數學、物理、化學、美術、[音樂 的拚音:yīn yuè]等九個專業,[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搬入學院路,開始新的征程。

2000年通過[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部本科教學的合格評估,學校又上了一個台階。2006年師院和新溫大合並,[成為 的英 文:Become]地方綜合性大學,並重新開辟茶山高教新校區。而今溫大麵積達2224畝,校舍104。6萬平米,教職工2366人,其中教授176人,下設19個學院,全日製在校生達三萬餘人,其發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令人驚歎!

屈指算來,五十餘年匆匆而過,當年青春小夥現已垂垂老矣。但母校依然山花爛漫,前程似錦。

相關搜索:校慶



シ.澳拟对外限购房产 以确保本国民众买得起房 シ.中国狗屁移动,建议大家去拉拉话费详单! シ.姐姐成为英国牛津大学博士生 弟弟考上中国矿业大学研究生 シ.温大八十校庆话沧桑 シ.香榭丽都物业出来解释为什么同样交了停车费有的有车位,有的没车位 シ.落实中央政策各地减税降费成效显现 シ.提前体验城市蝶变之美 シ.战旗方队:100面荣誉战旗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 シ.“魔术主题酒店”亮相温州市区,你想来体验一下吗 シ.樱花“认错了季节” 十月盛开与桂花争艳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科技日报
2019年08月06日

搜 索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