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vip02}四川红会落马官员:曾因买耐克鞋与儿子僵持1月 2019-10-29
打 开
金融
yabovip02}四川红会落马官员:曾因买耐克鞋与儿子僵持1月 2019-10-29

[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紅十字會(下稱紅會)的善款募集和使用[問題 的英 文:foul-ups],自郭美美事件以來備受社會關注〖yabovip02融合发展〗。按照中國紅會副會長王海京的說法,郭美美事件[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負麵[影響 的英 文:effect]到紅會的善款募集。2015年9月10日,北京東城區法院開庭審理了郭美美等人開設賭場的案件。從目前信息上看,該案不涉及與紅會及相關人士的關係。

郭美美事件自2011年6月下旬[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發酵並引發全國性關注,其被認為與紅會相關。

當天,審計署審計長劉家義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報告時指出,紅十字總會在[預算 的拚音:yù suàn]執行和[其他 的英 文:other]財政收支中存在諸多問題。此後,紅會有關[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多次公開表態,將加強善款的[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和使用。

就在紅會整體處於輿論風口的當時,四川省紅會卻[出現 的英 文:There]2011年至2013年間涉及2。4億餘元的善款被違規違法使用和處理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

2015年7月28日,因上述資金使用問題,四川省紅會原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文家碧受賄、貪汙案宣判,其被四川省眉山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0年■yabovip02版权所有■。

從《財經》[記者 的拚音:jì zhě]獲取的有關司法材料分析,該案暴露出地方紅會資金使用的隨意性以及監管措施的嚴重缺失。

文家碧其人

文家碧出生於1953年,為四川安嶽人。1971年起,18歲的文家碧[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安嶽縣華嚴鄉的廣播員和婦女幹部,21歲成為安嶽縣婦聯的副主任。1986年,文家碧調入四川省婦聯辦公室,[不久 的拚音:bù jiǔ]即升任辦公室副主任。

在婦[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統打拚24年後,1996年,文家碧升任四川省婦聯副主席,官至副廳。

隨後,她轉任資陽市副市長、四川省人口計生委副主任。2009年11月,出任四川省紅十字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行政級別提升到正廳。

2012年12月,時任四川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落馬,擔任[成都 的拚音:Chengdu]市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的李春城之妻曲鬆枝也很快被調查。2014年2月,已退居二線的文家碧落馬。

有報道稱,文家碧升為正廳級幹部,到四川省紅會擔任實際主持[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的“一把手”(省、市、縣級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為本級紅十字會機關法定代表人,主持日常工作),源於李春城相助。文家碧在四川省紅會上位後,作為對李春城的回報,曾給予曲鬆枝很多便利。

《財經》記者獲得的司法文書顯示,文家碧所涉及的犯罪事實中,均與李春城及曲鬆枝無關。

文家碧涉及的受賄事實共13起,涉及資金人民幣550餘萬元、[美元 的拚音:měi yuán]5000元;貪汙事實5起,涉及資金人民幣227萬餘元。《財經》記者梳理發現,文家碧所涉及的受賄、貪汙事實,絕[大多數 的英 文:most]涉及紅會資金。

文家碧在涉罪後的自我懺悔中表示,“我的早期生活並不寬裕,當時上有雙方老人需要贍養,下有孩子需要撫育,我和丈夫經常因為[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拮據鬧別扭。[兒子 的拚音:ér zi]上中學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想讓我給他買一雙耐克鞋,因為太貴我與他僵持了一個多月。那時候的清貧生活使得我很眼紅有錢的人,特別是見到那些花錢如流水的行為,心理非常不平衡,[覺得 的拚音:jué de]有錢真好,錢多能辦成很多事。我認為‘有錢能使鬼推磨’是至理名言。”

善款使用隨意

文家碧受賄的13筆事實中,有兩筆涉及2。1億餘元紅會資金。

2012年,為了幫助成都銀行眉山分行張沛完成存款任務,文家碧安排時任四川省紅會辦公室副主任喻欣,將存在其他銀行的四川省紅會資金6149。84萬元轉到成都銀行作為定期存款。為了[感 的英 文:sense]謝文家碧,張沛分兩次送給文家碧50萬元“感謝費”,文家碧將其中的15萬元給予經手此事的喻欣。

2011年到2012年,文家碧一人做主,安排將四川省紅會資金1。592億元,通過中國平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員吳啟蓉購買理[[財產 的拚音:cái chǎn] 的英 文:property]品。同樣為了答謝文家碧,吳啟蓉在2011年及2012年1月、4月和5月,分四次向文家碧行賄74萬元。

《財經》記者獲悉,上述兩筆高達2。1億元的紅會資金,最終未出現重大損失。文家碧在被調查後,退繳了部分贓款。

與上述兩筆相對[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的資金安排相比,文家碧收受的另外一筆183萬元賄款,更明顯暴露出地方紅會資金使用上的不透明與隨意性。

2010年3月16日,四川眉山紅會與四川文秀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文秀公司”)簽訂《眉山博[愛 的英 文:love]老年康複[中心 的英 文:center]項目[合作 的拚音:hé zuò]意向書》,約定雙方擬共同籌資1億-1。5億元[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養老中心和康複醫院。眉山紅會負責製作項目書並報四川省紅會爭取資金和政策[支持 的英 文:support]。文秀公司負責項目選址、支付土地購置資金,完成各項建設手續,做好項目[人才 的英 文:牛B人物]和技術工作。但眉山紅會並無建設資金,相關建設資金要由四川省紅會提供。當年3月30日,眉山紅會向四川省紅會遞交了項目書,[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省紅會[可以 的英 文:can]提供資金等方麵的支持。

文秀公司負責人胡秀蘭、吳東文則將目光轉向時任四川省紅會常務副會長文家碧。

建設上述項目,需要文秀公司首先取得相關地塊的國有土地使用證,直到文家碧落馬,文秀公司也沒有取得國有土地使用證,沒有和土地管理部門簽訂土地出讓合同。

也就是說,文秀公司實際沒有資質承擔養老中心和康複醫院的[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建設。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發生 的拚音:fasheng]大地震。震後,廣東佛山紅會向四川省紅會交付捐贈善款1000萬元,寧夏紅會向四川省紅會交付捐贈善款2100萬元。按照要求,這兩筆捐贈均需用於災後重建。

據胡秀蘭供述,文秀公司[不僅 的拚音:bù jǐn]沒有相應資質,也沒有充足資金用於開發建設。2010年4月,與四川省紅會取得接觸後,她在私下商談中暗示文家碧,如果能幫助文秀公司搞定項目,一定會感謝她。文家碧亦知文秀公司沒有取得國有土地使用證,不能由該公司負責兩個公益項目的建設。

2010年8月21日,四川省紅會、文秀公司及眉山紅會簽訂《四川省紅十字眉山老年康複中心項目建設協議書》。該協議載明,經四川省紅會執委會研究,並征得捐款方寧夏紅十字會同意,將“5·12”地震捐款2100萬元,用於資助眉山紅會在文秀公司已購的土地上建設眉山老年康複中心大樓。該中心性質為公益性民非[企業 的拚音:qǐ yè]

協議簽署並確定開工日期後,由眉山紅會向省紅會提出申請,省紅會向眉山紅會下撥建設資金總額的80%,待[全部 的英 文:all]項目建成竣工驗收合格審計後,再支付剩餘的20%。建設資金不足的部分,由文秀公司負責投入,四川省紅會不再追加資金。

2010年10月25日,四川省紅會、文秀公司、眉山紅會又簽訂《四川省紅十字眉山博愛醫院項目建設協議書》。該協議的[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內容與前一份協議類似,博愛醫院作為康複中心的配套工程。協議中約定,經省紅會執委會研究,征得佛山市紅十字會同意,將佛山紅會捐款1000萬元用於資助眉山紅會為“眉山老年康複中心”配套建設眉山博愛醫院。協議簽署並確定開工日期後,由眉山紅會向省紅會提出申請,四川省紅會向眉山紅會下撥建設資金總額的80%,待全部項目建成竣工驗收合格審計後,再下撥剩餘20%。

訴訟挽回損失

《財經》記者獲得的司法文書顯示,經過司法機關查明及四川省紀委的調查,胡秀蘭向文家碧巨額行賄後,文家碧利用職務便利,與胡秀蘭串通,簽訂了上述兩份建設合作協議。

四川省紅會最初隻同意為康複中心撥付2100萬元建設款。在文家碧主導下,文秀公司又獲得康複醫院的開發資格。

在建設過程中,文家碧直接發號施令,多次要求向文秀公司追加撥款,這已經超越了協議中關於“四川省紅會不追加撥款”的約定。文秀公司最終獲得的撥款為3407萬元,比協議約定的3100萬元多出300多萬元。

作為回報,文家碧獲得了來自文秀公司及胡秀蘭、吳東文的利益輸送,有的是受賄,有的則是直接索要。2010年,胡秀蘭送給文家碧2萬元,用於文家碧買房的定金。之後,文家碧又以要買房為由,向胡秀蘭索要30萬元。2011年,文家碧向胡秀蘭提出,其子丁文開公司缺少注冊資金80萬元,胡秀蘭隨即奉送80萬元。

2012年,文家碧購買的商品房交房,胡秀蘭幫助文家碧支付購房稅款3。64萬元。同一年,文家碧提出到北京出差、感謝寧夏紅會領導、[自己 的拚音:zì jǐ]買車缺錢等理由,共向胡秀蘭索要65萬元。胡秀蘭均沒有回絕。

2013年,吳東文為丁文支付了西南交通[大學 的拚音:dà xué]EMBA班學費人民幣2。4萬元。

四川省紀委的通報認為,文家碧通過與企業合作的方式,致使社會捐贈資金變成了文秀公司私人財產,此行為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更嚴重影響了愛心人士捐贈的意願。

2013年,中國紅十字總會發現了康複中心及博愛醫院建設中出現的問題並提出[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此時,文家碧已退居二線任四川省紅會巡視員。四川省紅會委托鑒定機構進行清查,發現問題嚴重,遂成為最終查處文家碧的一個[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線索。

在文家碧的幫助下,文秀公司開發兩處公益項目,無異於“空手套白狼”。文家碧落馬後,四川省紅會將文秀公司起訴至成都市中級法院,要求判令之前的兩份協議無效,文秀公司向四川省紅會返還3400餘萬元,並支付相關利息。

在訴訟過程中,文秀公司提出,協議應屬[有效 的英 文:valid],但願意將3000萬元返還四川省紅會,不同意支付利息。2014年12月8日,成都中院一審判決認為,之前的兩份協議無效,文秀公司返還四川省紅會3400餘萬元,並支付相關利息。這筆3400餘萬元屬於社會捐贈的紅會資金才最終沒有發生損失。

文家碧落馬後,胡秀蘭、吳東文也先後被眉山市司法機關調查。2015年1月,眉山市下屬仁壽縣檢察院向仁壽縣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胡秀蘭、吳東文涉嫌單位行賄罪、洗錢罪。

文家碧的判決書顯示,庭審中麵對檢方指控,文家碧辯稱自己主觀上是“為公和紅十字會開展工作需要”,隻是搭車斂財。而眉山中院審理後認為,文家碧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財物以及[單獨 的拚音:dān dú]或夥同他人侵吞、騙取公款的行為均已觸犯刑律,分別構成受賄罪、貪汙罪。

對監管的反思

紅會資金主要來源於社會捐贈、政府撥款等渠道,最終用於慈善公益事業。其資金使用則應有嚴格的管理、審批、撥付[流程 的英 文:process]

在2011年郭美美事件已經引發[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對紅會的信任危機之後,文家碧依然隨意支配巨額紅會資金,使[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應用於慈善事業的專款脫離紅會監管,處於不確定狀態,有隨時出現重大損失的[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

紅會所具有的慈善、公益屬性,決定其相關資金的使用應具備嚴格的管理和審查流程。2012年8月,時任中國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在公開受訪時介紹,目前紅會資金來源主要有三大塊。第一塊,主要來自於政府。有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政府撥款,主要用於人員以及機構的運作以及項目經費。還有一部分是通過彩[票 的拚音:piào]公益金。第二塊是國際,又分兩塊,一塊是國際組織,另一塊是國際企業。第三塊就是社會公眾的捐贈。

趙白鴿表示,關於紅會資金的管理使用,第一個程序是由理事會,特別是常務理事會確定捐助或者資金使用的範圍。第二個程序是要通過執委會研究[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確定。趙白鴿坦陳,除了這兩個程序,更為重要的還[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監督,不僅僅是對資金使用[如何 的英 文:how]、到哪兒去了進行監督,更重要的是效率監督。

《財經》記者從文家碧案的相關司法文書發現,她隨意支配紅會資金,基本源於其個人權力。即使是在與文秀公司的合作協議中,雖然提及該協議經過四川省紅會執委會研究,但背後隱蔽的利益輸送和權力尋租,使得這一集體研究僅具有表麵[意義 的拚音:yì yì]

文家碧案所涉及[最大 的英 文:largest]的三筆紅會資金使用中,監督程序難覓蹤跡。也正是基於上述漏洞,出現隨意支配1。5億元紅會資金購買理財[產品 的英 文:product]、協助文秀公司“空手套白狼”等行為便不再成為新鮮事。

在文家碧案件中,除了受賄罪,還有貪汙罪的指控。主要包括:2009年12月,利用四川省紅會和北京一家文化公司簽訂宣傳片製作合同的[機會 的英 文:offer],虛列製作預算,騙取省紅會公款50萬元;2010年至2012年,文家碧與四川省紅十字會大英新區醫院院長共謀,通過醫療設備采購、業務用房建設、辦公樓裝修等機會,騙取該醫院公款165。222萬元,文家碧將其中的100。617萬元據為己有;2010年至2012年,文家碧與喻欣等人合謀,通過省紅會衛生學院虛列委托[培訓 的拚音:péi xùn][解決 的英 文:settle]教學模具經費、租賃倉庫、培訓經費補助的方式,四次騙取省紅會公款60。56萬元,文家碧將其中54。56萬元據為己有。

文家碧貪汙罪的事實也從一個側麵表明紅會資金使用中的監管漏洞。

紅十字總會副會長王海京在回答四川蘆山地震善款監管問題時曾表示,“政府審計機構對[我們 的英 文:we]的資金使用每年都要進行審計;[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具體的項目,會邀請第三方的審計機構進行;內審係統一年來已將紅會[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直屬單位全部進行了一遍審計;監督委員會不僅調查社會質疑的各種問題,這[一次 的英 文:Once]更全程參加了我們救援工作的監督。”

中國紅會社會監督委員會新聞發言人王永曾稱:對資金使用的監督主要是看好兩個口:進口和[出口 的拚音:chū kǒu],即[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的錢物有無登記到位,使用的資金和物資怎麽花、花在哪?對此,我們對紅會的各種登記信息、收據掃描件等進行核查,並根據所登記的電話信息等追溯確認,另外,社會監督委員會接受社會各方麵的投訴舉報,並對投訴展開調查。目前,我們接到近50條投訴,經核查,實際上並無一例為“原則性錯誤”(如貪汙、違紀、截流款物)。

[也許 的英 文:Perhaps]在蘆山地震的善款使用上並未出現問題,[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文家碧式的資金隨意支配的監管漏洞,值得紅會決策層深刻反思。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名[勝 的英 文:win]古跡為何逃不過刻字[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

也許有人會說,古代的文人墨客不也[喜歡 的英 文:enjoy]到處題詩刻字嗎?題詩刻字,本是[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文化傳統,何必上綱上線?且不說古代沒有文物[保護 的拚音:bǎo hù]法,僅就題詩而言,你寫的“××到此一遊”,與古人的題詩寫詞相比,極無文學內涵和技術含量,可相提並論?

反複存取10元錢是否儲戶自由

試想,三人三天內霸占銀行兩個櫃台,就[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反反複複地將10元錢存進取出,這中間耽誤了多少儲戶的時間,侵害了他們多少權利!這還不算給銀行造成的[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損失和對銀行辦事人員造成的精神損害——後者在這三天中感受到的除了屈辱還是屈辱。

黨媒記者們的價值去哪兒了?

黨媒記者的困境很多時候是一種定位困境,在社會的關注期待和政治的強製約束下,定位自己是非常困難的。而解決困難的辦法似乎隻有逃離,要麽轉行幹點別的,成為黨媒工作的旁觀者;要麽自己當上領導,成為黨媒工作的裁判員。

改革一直進行卻非你要的那種

別人的改革,你認為是反改革,分歧至此,[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說明,別人的改革不是你想要的改革,而你想要的改革,已經死去。改革,本來就是一個中性詞,“改”與“革”,改變,變革,[都是 的拚音:doushi]變化的意思,誰也沒有保證,變化就一定朝著你所希望的那個方向。



シ.复旦大学校长:大学过分功利对社会是祸害 シ.住建部回应南方集中供暖:提倡因地制宜局部供暖 シ.解读落马官员通报措辞:生活糜烂指向乱搞性关系 シ.山东东营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被立案 シ.中消协暗访10家快递公司:遇暴力分拣 不开发票 シ.公安部:全国有222万人吸毒7成毒品来自金三角 シ.北京开展1分钟处置反恐演练 傅政华督导检查 シ.新乡日报社党委委员霍献红被调查 シ.四川红会落马官员:曾因买耐克鞋与儿子僵持1月 シ.青岛官员被曝不雅视频:与两女子发生关系(图)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科技日报
2019年08月06日

搜 索
sitemap.xml